2014年6月15日星期日

母親的意外…前後 (二)



母親意外前後

約五年前,母親在姐家有過一次不尋常跌倒,幸好發現得早,才使她從休克中醒來,而這一次意外她足足要休養兩個多月才好。而另一次發生的是兩年多前在妹妹的家,是因母親裝著沒事(暗地裡卻搽藥油),妹妹自然便不怎樣放在心裏。誰知過得數天,她卻叫妹妹致電給我,說要到我處住住,及在到後不久,她便馬上的叫我帶她去看醫生,說胸口有點痛,那時我問她還有甚麼不妥;原來她那次跌倒弄損了腳,本來很輕微的傷口也因沒處理得好發炎起來。在醫務所裏,醫生為她診治時,當掀開她的上衣,卻赫然發現到從頸下至近胸處瘀黑了一大遍。

這兩次意外跌倒,母親都說不出個所以,只說暈一暈便倒了。侄女婿是醫生,他說這是許多老人家的通病,原因有多種,比如心律異常,又或血壓突然升高,便有機會引致輕微中風,亦可能會有短暫休克。坐著、睡著那還不怎樣危險,但如若一旦在外,那情況便不予以樂觀。

也說說別的,記得母親還是七十八歲時,有次我笑說她快八十歲了,她很不高興,她說她還未夠八十,只七十八歲而已,叫我以後不要這樣說。那麼再說耐一點罷,約十多年前,有次她回港,她知道這次只得三個多星期停留時間,所以差不多整天都忙著的由朝去到晚。而每次回來看到她那倦怠神情,我太太才忍不住跟她說,去街是可以但也不能去得那麼盡。於此,她病倒了……

直至現在,有時她還似孩子般的耍脾氣,好像不知自己有多大。她患糖尿、高血壓,也可能有早期的腦退化。她亦因腳腫關係要長期服用去水丸,這會令晚間尿頻致睡眠不穩,如廁後便更難入睡,這當然會在第二天上嘰哩咕嚕;又因年老腸胃不好促使她經常便秘,唉唉啀啀的聲音也便少不了;以上這些相信都不是太要緊的事,反而最令我們擔心的倒是她的骨質疏鬆。試想想,若一個不小心,那後果會是有多糟?

2012
1218日,當她們倆返抵新西蘭後,母親大致上已和沒事人一樣,只因姊有事要待在奧克蘭數天,要到聖誕節那天才可帶母親返回惠靈頓市。及至翌日,她們一行多人便連同母親到我家裡過節。

閒話不表,27號早上我帶母親看醫生,初步檢查幸好一切正常,但那些驗血卻要幾天後才有報告,至此一切也唯有等待……

新一年開始了,那天是201312日,仍是假期,我也因長假期關係要為整個星期工作,只有太太、女兒和母親在家,而這一天,便是母親噩夢的開始。

那天下午四點多,我返工後母親如常的淋浴,在還未走進浴間前便跌倒了(後來她說想坐下來更衣,不知怎的卻坐了個空而使她跌倒在地上),這也如過往她一樣沒告訴任何人,只是睡房藥油味太重才使我太太驚覺。起初她也說不大要緊,及至第二天看到她厭厭的躺在床上和不願意走動,而吃飯亦吃得很少,並再從她臉部所發出苦蹙的表情,那便知道出事了。

畢竟是新年期間,放假的人自是多了,而這鎮裡唯一的醫療中心亦因此缺人;約期說緊急的也只能在下午才有醫生接見。

從中午一點多,我們便一直在等,期間只看到一個醫生正忙頭轉向的照料急症事務,至於其他醫生亦有自己約期病人,因此我們就這樣的耗著。等是十分焦人的事,何況是見到自己親人痛苦樣子;這下子一等便個多小時,雖時亦看見那醫生並沒有停著,也是忙到一頭煙!但即使這樣,我還是有些不耐煩,於是我在請問,追問,及經催促下才算有個護士出來給母親檢查。為此我作岀了投訴,說要等這麼久仍不得要領,那又何用約期?倒不如急召救傷車到醫院算了!誰知那女經理不疾不徐的回話卻氣炸了人,她說,假期醫生少沒辦法,又突然多了許多緊急病人,此屬意料之外,這當然會有輕重之分;再說你母親已有護士看過,表面上似不有生命危險至於大醫院的急症室一樣也要分流,像你媽這樣子,有可能要待五、六個小時那還不一定能準呢。

幸好也過了不久,只耽了兩個多小時,那醫生終於來了。他說發現不到任何傷口或不妥的地方,說可能在腰椎位置有輕微骨折,那定要照過X光後才可以斷定,並說這樣情形是幫不了多少忙,只有多作息便是最好自癒方法,他開了兩種強烈的止痛藥,其一是有嗎啡成份的,說沒必要時便不可多服。

母親回家後,那天沒吃多少東西便上床休息。

第二天早上,因母親行動會帶動痛楚,我便趕緊給母親租了部輪椅,並帶她照X光,頻撲了半天,大家都累了,而更累的事,可能因母親受到驚嚇而引起的便秘。她已三天沒「排便」了,肚皮漲得像個小氣球,隆隆拱拱。雖然便很急,但頻頻如廁也不能得到解決,這反令母親吃了因行動帶來的痛楚。撇著感覺是十分難受,加上頻密的要扶她去厠所,那上落床、上落輪椅、及扶至厠板等等,期間更弄得她錐心刺骨,每每看到她那「咬牙切齒」神,心也像跟著她同樣苦。而我,這除了用安慰,再安慰的言語,我就不知應怎樣做至好?
這天便是如此的過去了,太太脾氣也算好,她累到哭。原因是要醒睡,要留意晚間母親的呼喚,要個多兩小時一次的帶母親如厠,這都弄得我們很是心力交瘁,這樣的體驗,真可說是一言難盡!


待續……

這些照片拍於去年的聖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