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9月19日星期四

沙灘拾貝@鮑魚雞粥



沙灘拾貝@鮑魚雞粥

早上落了一陣子雨,沒多久便停了。天氣還是十分酷熱,空氣彷似緩慢的在繚繞,看到的景物也都像在移動,濛濛的看到甚麼,都美!這時候,腦子中出現了一些景像……

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,一處沒多人知道的海濱,雖很平凡,但我的感受,卻美!

那一天也一樣的熱,雲極少,天又很藍,這皆使一切都裸露著最為美麗的一面。這裡有個小沙灘,背後山頭都是灌木叢,亦有很多高大的松杉,沙灘旁有數間像荒廢了的屋子,游泳人不多,但在岸上卻散落著頗多的遊覽者,那是被海浪帶來的美木頭。水清且澈,看到裡頭的沙石、小魚、和若不細看便難以發現的小生命,是既透明又幼小的南極磷蝦Euphausia superba。水面浮著的腐爛草木也與海藻相互的輕抱著,伴隨著海風如漫舞般節奏的盤旋往復。







向沙灘左邊走,沿著高低不平小徑可到一處凹陷於峭壁與岩縫間的石灘,累月沖刷使海岩石塊也成了堆堆的黃蜂窩,成了駭人走近的危岩礫石;那海浪拍岸與白浪翻花情景,更能動人心魄。雖然景象有點蕭瑟,但還是有海鳥愛昂立於驚濤柱石之上;也有些在空中揚翔瞪視,費心覷準牠們的午餐。除此之外,還有兩個毛里族人冒著被黏附石上的空貝殼割損而在海邊浮潛,他們可為了甚麽?可是為了水中的鮑魚Paua、海膽、青口和龍蝦?又或是他們的本性?我想兩者皆是,既可盡己所長,又可賺到生活,正是樂之所為也!







以上部份為互聯網照片


這地方頗為偏僻,要到這裡其實一點都不容易,要駕車先攀過兩個山頭,和越過一個畜牧場才能到達。而那最後到海濱的一段沒欄沒示「崖邊小徑」,期間更是險象環生,因只能容一部車子通過,當遇到對行車時,便要後駛至有避車的地方,而這停車處多是臨崖一角。

再說回那兩個毛里族人罷,那時我正有些衝動想學學他們的行徑,但忽然其中一個卻很歡樂似的向我說,問我要不要鮑魚,我想若不濕身都能有所收穫當然是「義不容辭」的樂得答應,問他有多少及要甚麽價錢,豈知他們卻說不用錢,還說反正捉得不多並要趕著離去,所以就將全數的送了給我,這一切真使我喜出望外,我除連聲多謝他們之外,心中亦已在盤算要怎樣弄才不會浪費這些「不勞而獲」的美食,但最後我甚麽都沒有做到,我將這些送了給大姊,哦!她也如其他人一樣,用最多人喜愛的煮法……

數天後便喝到那鮮美無比的鮑魚雞湯。

到了今天,為何突然使我想起這些往事呢?

是因為在「沙灘拾貝」的第二天,我妹子正好也送來了一些鮑魚,就這樣我便熬了一鍋子的鮑魚雞粥,至於那隻雞也是朋友送的老母雞






發佈於2013年4月1日下午2:27
公開累積瀏覽 6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