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9月25日星期三

何以解憂?唯有杜康



何以解憂?唯有杜康

偶爾重看曹操這首短歌行,都使我憶念起亡故多年的摯友,尤其是那當中的「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但為君故,沉吟至今。」直說到我心坎裡。雖然和他認識的時日不到十年,但與他之間情誼深厚得就如像是一輩子。

當知道他患上那難治的病症後,心情真的難堪到極點,這「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? 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」也正道出我當時苦惱困惑的心態。


 


那一刻我對自己說,甚麼事情都可以放下,這包括工作和延後與家人移民的時間,我要陪他走完那最後的路程。在那段鬱鬱日子裡,我喜歡返早班,有時為了與他見面聊天,我會要求對休日作出調動。我們又像有默契似的,凡十天半月都會出外吃吃飯、喝喝酒,每次都耗五、六個小時以上。一般而言,我們除投契的天南地北外,也想借助酒精釋放那些平常不敢說的胡言亂語,叫的菜餚大多都是放著,而空酒瓶卻是一個接著一個,「酒水混口水」,霎時間就消磨了整整一晚的時間,往往到埋單找數時也仍感到意猶不足。「慨當以慷,憂思難忘。何以解憂?唯有杜康。」就是這個意思了。



認識他的時候,他在日資廠內當一名助理科文,而我剛入職,職位雖比他高,年紀又比他大數歲,但他卻有許多地方值得我跟他學習,比如在思想上他給我很大的啟發。他處事待人真誠和不偏頗,尤其是他的品行更使我佩服。他父親已離世,但他還是定期看望他父親生前的獨居好友,陪這個老人家吃飯或去醫院,也常常帶些日用品上來這位「伯父」家,雖沒有甚麼親戚關係,他說一直都是這樣叫的。他是湖南人,吃得辣,而這老人愛吃湖南土產「辣豆腐干」,我不知原本叫甚麼名字,是他跟我這樣說的。這「辣豆腐干」跟廣東腐乳很近似,但口感卻比腐乳粗實,少點軟滑感覺,這可很像湖南人的性格!然而這一款食品,我朋友他會自己泡製並常帶來給這位老人家享用,試想想一個大男人,可以做得這麼多,又怎不能不令我對他稱頌?他五行屬火(知道出生日期便知道他五行屬性),行事上有時也頗火爆和執著,敢為對錯的事和上司力爭到底,或坦然的認錯道歉。他個性剛毅,兼且木訥梗直,少言。我曾於書本上看過,有這樣子的性格,是前人所說那類仁義兼備的人物,是很值得相交的朋友。

和他共事六年,由於大家性格與愛好頗為相近,自然很快便成為好友。那一年公司準備遷廠鬧裁員,他也因性格所累,是第二批的被要求離去,在他離職時我剛巧在新西蘭探親,回來後才知道他已離開。我們仍有見面,只是沒有以前的多,不會因那句「人在人情在」的話而出現到疏離的現實。




認識他那短短十年間,我們喝過的黃湯都不知有多少?在共事的日子裡,每星期我最少有四晚會跟同事出外吃飯,但和他吃的次數卻是最多。


他愛酒,我也愛酒後那薰薰然的感覺,雖然我自己有很多酒的故事,但今天我不想寫我自己,是想寫點東西來表達我對亡友那熱切的思念。更因我收藏了一些陳酒,又知他愛酒,亦想藉此讓他也能得以品嚐。

「越陌度阡,枉用相存。 契闊談讌,心念舊恩。 」想重現往日情景?只有無常於夢魂中!




後記:
近年逐漸已少喝烈酒,對那些收藏多年的陳酒只好乾耗著,有時會擔心放得久了不知會不會變壞?因此一旦「有朋自遠方來」,我便會「開酒樂乎」的招待遠方佳客。

究竟這些酒的酒齡有多大就真的不得而知?這裡部份的干邑酒是從一名退休船員處買來,他今年六十多歲,說這些酒是多年前泊岸時在免稅店內購得,這或許可帶來一點點提示罷。之前已喝掉了數瓶,而那些酒瓶有些好趣緻,又好有特色,只不過沒有拍下照片留存,就有點可惜了。好彩還剩下了這麼的一瓶,也可讓人憑空的想像一下!還記得有一瓶是百事吉 XO ,不過在我的記憶中百事吉好像沒有生產過 XO,那麼喝到的豈不是……絕版!你可還記得嗎?



這些忘年美酒,有誰能與我共醉今霄?莫非……唯有杜康!

附曹操 短歌行
對酒當歌,人生幾何?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
慨當以慷,憂思難忘。何以解憂?唯有杜康。
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但為君故,沉吟至今。
呦呦鹿鳴,食野之
。我有嘉賓,鼓瑟吹笙。
明明如月,何時可掇?憂從中來,不可斷絕。
越陌度阡,枉用相存。契闊談讌,心念舊恩。
月明星稀,鳥
南飛。繞樹三匝,何枝可依?
山不厭高,海不厭深。周公吐哺,天下歸心。



發佈於2013年1月27日下午4:15
公開累積瀏覽 49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