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9月20日星期五

大話西洋@菜湯




大話西洋@菜湯

這天到超市,居然看到久違了的西洋菜(watercress),心中就想,不如寫些我知道的故事罷。

西洋菜雖很普通,但在超市卻並不常見,原因就只得一個,是價錢太貴。

一般而言,西洋菜多依附於野外河涌溪澗生長,成本幾可等零,貴的因由不礙乎氣候與供求之間的配合。要知道如乾旱天氣、降雨量、流水充裕和水質潔淨等等,在在都能影響這些”
水菜”。然而,西人甚少拿它作菜,只有用來做沙律,又或在某些餐食上作為點綴之用。至於這裡的中國人,也只多廣東人喜用它來作湯,間或用來清炒白烚,因此市場有限。況且他們早已認為這是不值錢的野菜,只要有時間,及在下雨過後,準能在採摘過的山溪小澗中尋覓得到,就算要買,他們也多幫襯週末墟市的便宜貨。
我姊喜歡喝湯,有一朋友常送這些水菜給她。她住處前不遠有一條並不很闊,但深度卻有五尺多高的小溪,大水時水深盈尺,兩邊有沙石及踏級,溪旁築有欄柵。有次她忽發奇想,將一大捆西洋菜散落的丟到溪水上,冀望能繁殖出這些水菜,雖然流走了一些,但仍有相當的黏附在其他水草之上。




隨著日子過去,並過了多少個下雨天,天天看望,終於看到溪面上長出好多簇簇的新葉嫩芽,像「菜圃」,一小遍、一小遍侵佔了差不多整個河道。心想,飲湯時候到了。

誰知在某個清,公務局派人來疏理河道,很快便將所有新苗,舊草清理得一乾二淨。很可惜,這樣便廢了姊苦心經營的水菜田。原來這處小溪所經水道是屬市政府管轄,當一旦流水不暢,便會著人清理,那麼好事便成了另一方的壞事!

近年,那小溪常會看到一些小鱒魚出沒,因此吸引到附近孩子來這裡垂釣,雖曾給過警示,但他們都不以為然,依樣魚釣網捕,"危險",對他們來說,是玩過不亦樂乎的同義詞!

自從那次排淤後,有一天卻赫然發現一不速之客,是條大白鱔,相信最少也有三、四公斤重,圓圓的身子足有碗口徑粗大,而牠頭部卻常常的埋在土裡,只看到尾巴緩緩擺動,直像蒙頭大睡似的,而那些小魚也一直的在旁游來游去…

直至有一天,牠不見了,不知是遷走又或是給孩子逮走?

過了一段時間,再次見到了牠,是在同一位置,也是同一動態,並一樣有小魚陪伴在側,只不過沒人知道仍舊是否那一條?

之前寫的數篇日誌,都說到今季天氣相當酷熱及乾旱,但早排天氣轉陰,連續下了數天稀雨,山溪水又開始使大自然潺潺地活動起來,西洋菜因此多了!

這天朋友又送來一大袋的西洋菜,他說是從"老地方"得來。因陽光仍然猛烈,水菜都已開始變黃,唯有……

煲西洋菜湯,記得在香港時有人教我落鹹鴨腎,陳皮,南北杏,豬瘦肉,老薑,蜜棗,龍眼肉。但在這裡因買不到鹹鴨腎,用了煙肉腩骨來代替,並放上一些杞子,那知落了煙肉腩骨後的味道可真還不錯啊!只不知這樣的煲法,可行嗎







發佈於2013年4月27日
公開累積瀏覽 449